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> 经济风云 >


我的公开日记
5月26日——6月1日周记

5月26日 周一 晴
关键词:阅读 、《喻世明言》

继续阅读明朝作家冯梦龙的小说《喻世明言》,对中国古代小说家肃然起敬。古代的小说家很了不起,他当初搜集古今故事,然后整理成文,成就一代伟大之作品。他全然没有出版、稿费等这些商业因素的考虑,没有这些因素倒好,可以无拘无束地写,随心所欲地写。只有在思想充分放松的状态下,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。当今作家在写作中,有太多的束缚,这不能写,那不能碰,处处都有捆住人手脚的条条框框。冯梦龙的“三言”,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典范,也是短篇小说创作的范本。读着几百年前小说家的作品,越读越有味,越读越陶醉。

5月27日周二雨转阴
关键词:搬运家具年轻的教授

中午,雨停了后去搬运家具。说起来话很长的。以前我住的房子,其中有一间是属于一个好朋友的(但他不和我住一起)。2006年我为了结婚,经过他的同意,把他的一些旧家具堆放到单位六楼的一个小房间里。如今,按照他的吩咐,我把这些旧家具运送到另外一个地方。帮忙运送旧家具的是一个六十岁的农民,他是板车把式,干干瘦瘦,在六楼朝一楼搬运家具时,满天大汗,口里传来哼哼声,看上去很吃力。花甲之年的他在外讨生活,凭的是力气,实在有些寒心。我过意不去,帮他一起搬运,帮他拉板车。
下午,我去拍摄章军峰教授的学术讲座。他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地质学教授,才30来岁,和我仿佛年纪。但是他三年前就已经获得美国大学的博士学位。在美攻博期间,27岁的他就在大名鼎鼎的《自然》杂志发表学术论文,当时他是国内登陆此刊最年轻的作者(这一记录后来被中国科技大学一个25岁博士生打破)。他在国外作了几年科研,现在回校,已是人人羡慕的教授。此外,他手头有数个国家级的科研项目。如今,教授这个职称在高校可是越来越不好“混”,很多教师快退休了都没有拿到教授职称。他在而立之年晋升教授,真乃能人矣!

5月28日周三晴
关键词:改稿、意见

上午帮忙修改一个学生4000字左右的通讯稿件。开始以为一个钟头改毕,没有想到,在修改中发现问题太多,简直是千头万绪,从错别字到句子的表达,都有毛病。不知不觉,几张稿纸上修改的字迹密密麻麻。说实在话,对于学生的稿件,尤其时那些一塌糊涂的稿件,我一直都没有太多的耐心修改,这次居然花了一上午的时间,我很惊讶自己的耐心。现在学生写稿,我认为存在很多问题。
一、发表欲望太强烈。以文章见报见刊为荣,虚荣心膨胀。写文章就想到了发表,这种浮躁的写作风气,不仅助长了歪风邪气,还对学生的心态没有好处。这里强调一下,为了发表而写作,很容易被报刊的一些苛刻的要求牵着走,而不是内心酣畅淋漓的自由表达。长期为了发表而写作,必然丧失自我的写作风格和追求。
二、写作态度草率。写完文章后,从来都不认真修改,很多错别字大大方方地摆放在白纸上,格外刺眼。如果认真看几遍,是完全可以改正的。对文章的全局结构没有把握,和文章无关的议论和描写太多。并且在一段话中,不停地重复用同一个词,不停地用逗号,不停地出现“我”,不知何意?
三、不注重提炼文章主题思想。很多学生在写作时,总是信马由缰,脚上仿佛有块西瓜皮,滑到拿算哪。对文章的主题中心思想不知道提炼,不提炼主题的文章,就没有灵魂,没有主线,文章结构和章法自然就凌乱不堪,形同散沙一盘。

5月29日 周四 晴转雨
关键词:西方艺术流派、中国艺术家

上午给学生上课,主要讲解西方现代艺术流派的理论。关于现代西方艺术流派及其艺术主张的研究,是一个异常复杂、并且争议不断的问题。立体主义、未来主义、达达主义、抽象主义、超现实主义等现代艺术流派,活跃于19世纪的末期到20世纪的上半期。这些流派很多交替重合出现。这其中,很多艺术家的名字被响当当地写进艺术史,如:莫奈、梵高、修拉、塞尚、毕加索、蒙克、达利、米罗、杜尚、康定斯基等等。这些流派有一个共同特点,那就是打破传统写实艺术的束缚,更加注重艺术家个人情感的宣泄,甚至有时候是存心反叛现实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那个时代现代科技发展起来,传统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发生改变,并且伴随着大规模的第一次世界大战,很多艺术家开始怀疑这个世界原来的道德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。故20世纪上半叶的西方现代艺术,呈现出精彩纷呈的局面,丝毫也不亚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,西方现代艺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。再看看当时的中国,也是风云激荡、各种艺术思潮相互碰撞的时代。那个时代的中国,受现代西方艺术影响最深的就是画家林风眠。他提倡“为艺术而艺术”,和徐悲鸿先生倡导的“为人生而艺术”有些不同。徐是一个时代的宠儿,天时、地利都偏袒于他,终于成为中国现代艺术“领袖”级人物。从徐的画作中,可以看出严谨的人物造型和理性的色彩关系,关于画家自身的情感表达显得谨小慎微。而林在艺术创作方面,则大胆泼辣、锋芒毕露。解放后,林没有放弃自己艺术在“表现主义”方面的追求,他画笔下的劳动人民,也都是肥肥胖胖的夸张变形,加上他始终如一的艺术主张,故他远不如徐那般得宠。像林风眠这样类型的艺术家,在“文革”中深受迫害在所难免,身心受到极大摧残。改革开放初期,林风眠就前往香港定居,直到1991年90多岁高龄去世,也未有返回大陆之意。在香港期间,有大陆记者采访他,他一言不发,目光冰冷得可怕。由此可见,他的伤有多深,心有多痛。新中国成立后,文学艺术界的思想出现“大一统”的局面,艺术完全沦落为政治统治的工具,很多艺术家在思想上一时拐不过弯,要么打到,要么边缘化。有的挨整挨斗,如吴作人、李苦禅、关山月等等;有的不堪侮辱自杀身亡,如傅雷夫妇、老舍等,有的则悄无声息地淡出人们的视野,如沈从文、林风眠等等。回过头来看看20世纪的20、30年代,则是文学艺术发展的黄金时期,多种艺术思潮在中国大地激荡着,涌现出很多大师级的人物。改革开放以后,中国艺术迎来新的春天,比如朦胧诗、新星画展等,都是艺术细想复苏的表征。从现代西方艺术流派,想到中国现代艺术发展,感慨真多。

5月30日周五晴
关键词:晨跑

早上6点钟,我从迷迷蒙蒙的睡梦中醒来,作了简单的洗漱后,穿上十二元钱一双的劣质运动球鞋,在学校山后的马路上晨跑。这是我第二次晨跑,我试图改变以往晚上锻炼的习惯。俗话说:人三十年前睡不醒,三十年后睡不着。时间还早,很多年轻人都还在舒服的床上赖着呢,但晨炼的老人,格外多。学校后面的山,名曰南望山,进入初夏,南望山被高高矮矮的、葱葱郁郁的树木覆盖。青翠的大山,是城市里的氧气制造机。山后,走几步就可以看到满头银发的老人在做各种锻炼,有的在威风凛凛地舞剑,有的在闲情逸致地打太极拳,有的在悠然自得地散步,有的在从容不迫地倒着走,有的一蹦一跳,做着稀奇古怪的动作。老人们真是自在、幸福。清晨,从远处田野传来一股带着薄荷味道的风,给人清凉之意。穿着短衣短裤的我,加快步伐,否则,肌肤还真有点抵抗不了这晨风的。跑了大约三十分钟后,大大小小的、密密麻麻的汗珠子浸透了T恤。跑完了,走一会儿,步子轻盈无比,脚好像不是在沥青地面上走,而是在天上的云朵朵上站立着!

5月31日周六晴
关键词:奥运火炬、拍摄

早上,我混坐在学生车队中朝徐东路缓缓出发。学生准备为火炬手摇旗助威。我是去拍摄采访。车行至东湖梅园时,哪知道路提前封闭,我们的车队只好调头,朝珞瑜路进发。 车到华中师大门口时,还可以停停走走地前行,但那速度慢得让人跺脚。车越往前行,街道两边的人行道上,行人也越来越多,以致整个人行道上都塞满了人,还有一些大胆的学生,干脆在马路两侧前进。 没过多久,车行至洪山时,完全无法前行。如同潮水般的大学生手举旗帜,摇着手臂,喊着口号,场面甚为壮观。此时,我立马取出摄像机,爬到大巴顶上,抗着摄像机进行拍摄。就当我陶醉在一种巨大的兴奋中时,我的双脚猛的抖动了两下,巴士的发动机启动了,车继续前行。原计划我们在9点左右达到徐东路为奥运火炬手摇旗助威的,岂料到徐东时,十一点钟都已经过去了,错过了目睹祥云火炬的良机。我未免有些遗憾,没有看到奥运圣火腾腾燃烧的一幕。可是,一想到在路上和游行的大学生们高呼“中国加油”情景时,心情宽慰了许多。这一路上,我们见证了人们对奥运、对祖国的一腔热情。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,在社区任何一个角落里,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坚定的民族向心力,在城市的上空蔓延开来。(另写《武汉,一次无缘目睹奥运生活的行程》的散文http://blog.people.com.cn/blog/template/blog_template.html?site_id=116768,或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693900474)

6月1日周日晴转阴
关键词:记者、灾区见闻

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 下午,长江日报社有三名从汶川大地震中采访归来的记者,到我校作报告。我去拍摄。他们报告中,有很多细节在我心中引起共鸣:记者在去灾区的路,自然是一条被严重损毁的路。路上,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随处可见。俗话说: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,这是有几分道理的。路难行不说,山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会滚下大石头把车砸得稀烂。更险的是,山路的悬崖上,很多欲滚不滚的石头,简直是悬在头上的利剑。干记者这一行的,真的很不容易。在完全垮塌的聚源中学废墟前,摄影记者一面拍摄,一面嚎嚎大哭。记者也是感情丰富的人,面对这样的惨景无不流泪。作报告的记者还说,在救灾中,也有一些不协调的音符。比如,有发国难财的商人,乘机哄抬物价,但很快被灾民以群情激扬的方式“扑灭”。有的小偷冒充自愿者,从遇难者的身上搜出钱包、项链手镯等物品。还有的人,干脆就钻到废墟中去“新疆时时彩开奖记录挖钱”、“找钱”。这样的败类,良知丧尽,必遭天谴。在灾区,失去亲人的寻存者,特别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,眼泪流干了,眼睛哭肿了。但有什么办法?活着的人还是要坚强活下去。汶川大地震,对整个中华民族,都是一场空前的劫难。那些承受苦难的人们,我愿意和你们分担悲伤和忧愁,一起手挽手,挺直腰杆朝前走!
晚上,收到卓越网送来的书:《品中国文人》(两册,上海文艺出版社)、《醒世恒言》(华夏出版社)。